云動天際闊 雨歇風微涼
  作者:謝建輝  時間:2019-08-20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蘇州印象中的第一場大雨,來的這么明顯,晚上就蠢蠢欲動,在姑蘇城上翻來覆去,一朵墨染的聚云漫步于天空,裙帶肆意飄灑,夏日的余暉,染紅了她的半邊。

楚辭寫道:若有人兮山之阿,被薜荔兮帶女蘿;既含睇兮又宜笑,子慕予兮善窈窕。江南的天云,江南的風雨,用此形容,再合適不過了。清早,天空中徘徊許久的水汽,為了相互擁抱,終于從天際墜落,或潤于地面,或凝于柳樹梢頭,或灑于古城城垛的青磚之上,亦或一頭扎進護城河;輕盈默然,是最令我詫異的地方,果然,江南的雨亦同江南的女子一樣,蜻蜓點水,碧波無恙,給行事匆匆,奮力奔跑的路人,以閑暇的徜徉。江南的雨另外一個特點,就是反反復復的無休止折返,你永遠不知道,這會兒的雨,完成她的使命之后,下一場雨會在什么時候來,可能是幾分鐘的間歇,也可能是短暫的離別。我有幸在施工駐地感受到這份熱情,將滿布雨珠的折疊傘掛于窗口還未脫手,院里就開始大珠小珠落玉盤的陣仗,這喘口氣兒的功夫,著實驚艷了我。生于北方高原的我,總是直面鄉間狂風暴雨的磨礪,步步行走間,竄入鼻孔的是夾雜泥土芬芳的雨汽,北方的雨很有個性;而今吹著南國的風,感受著南國的雨,還有南國的風情,內心也跟著溫柔起來,果真,水潤澤宇。

望著落不盡的天街小雨,內心泛起一絲僥幸,再過兩天去工地,總不至于滾滾熱浪暖身心了,同時也為在前線奮斗的工人感到欣喜,俗語:好雨知時節;正當烈日炎炎之下,也算是來了一次短暫的“送清涼”。來工作之前,父親就曾勉勵我:工地最能磨煉人之心性,身心具重是立人之根本,德才兼備是工作之基礎。前兩天去工地,施工現場的切身體會讓我震撼非凡,遠遠望去,以鋼筋鐵網為筋骨,以混凝土墻為膚肌,掩藏于鬧市之下;地底的轟鳴聲此起彼伏,有節奏的敲打之聲響徹谷地,一幅幅扇動的身影,工人們日復一日的敲打,堅硬的鐵和堅定地心相互碰撞,交相輝映,在赤陽的洗禮下,身體中的期望被擰了出來,汗水凝結于砂漿之中,依舊是咸澀,但在這堅硬之下,沉寂并不是無休止的等待,希望的種子埋于寂靜之下,一定會綻放美麗的花朵,需要的是時間的沉淀和醞釀。

在熾熱的路基之上行走,時常提醒自己,心靜自然清,頂著將近四十多度的高溫,穿梭于支撐梁柱、澆筑板墻之間,緊盯腳下搭設的鋼架懸梯,內心卻總是惶惶不安,看著工作多年的老師傅行云走水般上下穿梭,動作一氣呵成,我心生羨慕。三人行必有我師,這是我在工作后一段時間中的深刻感悟,事無巨細,我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,從簡單的接待,到整個項目日常用品的采點購買,再到我的本職工作——文字的再創造;說是再創造,是因為文字工作的本質,是將現實中的文字重新編排、潤色、反復推敲打磨,編織成一幅規整明了的網狀圖,再現于大眾面前,而我,卻經常困頓于此;最近才在慢慢摸索,實感真心不易,如何像話劇表演般,將情感融于畫面,真實的再現,屬任重道遠之路。

項目部旁邊的公園里,一小池荷塘,點綴了本就綠意盎然的園區,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盛景,在此處也可以管窺一斑,周邦彥曾抒懷:葉上初陽干宿雨,水面清圓,一一風荷舉。無論是來勢洶洶的臺風還是風雨過后的酷熱,都難以淹沒這一絲寧靜,迎風而立,婷婷恣睢靜靜綻放,這份靜謐我在工地上時常留意的到。之前未置身于施工現場時,總想著工地應該是嘈雜如鬧市般,人聲,笛聲,轟鳴聲聲聲不斷,等到切身體會,倒使人耳目一新,流水線般的作業,自成一套體系,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,偶爾的高呼聲,也在地鐵基坑的這頭飄向那頭,灌入鋼筋網的小方格里。無所謂干擾彼此,大型吊裝設備有條不紊的收放鋼纜繩索, 混凝土自罐車滑入泵車,悄然竄入立柱中,立秋后的風,會瀝干它的水分。

雨從畫中來,繪夢山水間。立秋之后的雨,帶走了夏日炎炎,帶來了微涼爽朗,適值工地大干潮此起彼伏, 夜晚的工地也是燈火通明,一輪月光映著路燈的橘光,姑蘇城上的月,也給人無限期望。進入中鐵二十局也有半月有余,落地生根是漫長的過程,二十局這片沃土已經播撒下了新的五百多顆種子,一切,慢慢步入正軌,在逐漸確立理想目標后,只想對懷揣夢想拼搏的我們道一句:少年郎,正當奮進時;鐵建人,昂首爭朝夕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pk赛车10下载安装